淮北生活网-百科知识题库,生活百科知识大全网站

淮北生活网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

2021-09-07 00:59分类:股票 阅读:

 

啥是资本主义产品经济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是产品经济的特殊阶段,其产品生产也具备特殊性,它的特殊性,就是它把产品经济生产的通常条件--生产资料和劳动力及其结合--资本及运行变成了极端的以雇佣劳动为特点的高度私有化,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生产的首要条件雇佣劳动,是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相离别,它的创立造就了大量的具备人身自由,却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的劳动者,另一方面也造就了占有很多资本的资本所有者,资本的所有与劳动离别,势必出现资本的所有者(资本家)购买生产的另一个要点劳动力的特别劳动形式,形成资本对劳动的剥削。社会主义也是产品经济生产的特殊阶段,但它的特殊性与资本主义社会相反,它是把产品经济生产的通常条件社会化了,实行了公有制,这并不改变资本的共性特点,只不过把资本变成了劳动者“一同占有”的生产要索,为劳动者一同的利益服务。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是在封建社会末期小私有制产品生产者分化的基础上产生和进步起来的。资本主义产品经济以资本家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基础,以价值增殖为生产目的。在资本主义产品经济条件下,整个社会财富成了一个产品的堆积,到处都被交易的原则所支配,产品关系已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范围,成了社会最常见的关系。资本主义产品经济不止是资本主义社会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形式,而且也是私有制产品经济的最高形式。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的特征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的最大特征,就是市场在整个社会经济日常占主导地位,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用途。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的特征是:资本家作为产品生产的所有者,他们占有生产资料,并以生产资料的资本家私有制为基础,雇佣失 去生产资料的劳动者,进行产品生产和产品交换,他们 的目的不是为了换取其他产品以满足我们的需要,而是 为了榨取剩余价值以增殖资本。在资本主义这种最发达 的产品经济下,资本家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如何生产, 不是依据社会需要,而是受市场需要、角逐和价格波动 的支配,由市场机制自发地调节着生产和流通,所以通 常又把这种产品经济称作市场经济。现在中国经济学界对市场经济的涵义存在两种不一样的看法:
①觉得市场 经济专指完全由市场调节的经济,即资本主义产品经济。
②觉得但凡产品经济都不能离开市场交换和市场调节,任何种类的产品经济都是市场经济,即市场经济等同于产品经济。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的矛盾的进步,势必致使资 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社会化和资本主义所有制之 间的矛盾的进步,它决定了资本主义规范的势必灭亡。
资本主义产品经济与政治进步关系的历史考察
1、资产阶级获得政权在经济上的先决条件是产品经济的进步
在世界历史上,资产阶级夺取政权过去是一种常见的世界性政治现象。这种政治现象虽然在各个国家表现出种种特征,但在经济上的终级缘由则是相同的,即产品经济关系在这部分国家的基本成熟。
之所以这么说,根本的立足点在于:资产阶级是产品经济产生进步的产物,产品经济是资产阶级赖以存在进步的基础,是他们的“生命线”。而把产品经济作为资产阶级获得政权的先决条件,依据主要有两点:
第一,能否夺取政权取决于阶级力量的对比关系。
力量对比是一种综合性的对比,并不是绝对人数的对比。这种综合包括人数、素质、思想观念和物质占有情况。这所有源自经济基础。封建阶级的基础是自然经济、资产阶级的基础则是产品经济。资产阶级要战胜封建阶级,需要在力量对比上超越封建阶级。能否超越,又取决于产品经济关系同自然经济关系的“较量”。
从本质上来讲,产品经济取代自然经济是历史进步的必然走向。但产品经济需要进步到一定量才能完成这种取代。这里的一定量其含义是:产品经济进步影响的范围,与在国家经济日常的地位和用途。假如产品经济关系成为一个国家经济关系的主要的占支配地位的关系,资产阶级可以且可以夺取政权;假如不占主要的支配地位,说明资产阶级力量弱小,不可以夺取政权;假如产品经济和自然经济在一个国家里处于基本平衡的地位,那样,这个国家的政权将可能是资产阶级和封建阶级一同学会;假如产品经济虽处于优势地位,但尚存很多自然经济,那样,资产阶级即便夺取了政权,也会保留相当的封建关系残余。通常反映为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和政权组织形式上与封建阶级达成某种妥协。如英国,到资产阶级革命前夕,产品生产在工农业中都进步到了较为成熟的程度。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最早出目前毛纺织业中。16世纪,伴随失地农民的增多,由包买商打造的集中的手工工场便渐渐进步起来,当时从事毛纺织业生产的人数占全体居民的50%,毛纺织品成为英国主要出口产品,占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到17世纪,雇佣几百人的手工工场已经相当常见。而且,资本主义手工工场在采矿、冶金、金属加工、制盐、玻璃、造纸、制硝、啤酒等部门中也都进步起来。同时,反映英国农业资本主义进步的“圈地运动”飞速全方位展开。耕地不断变为生产羊毛的牧场,至使耕地与牧场比率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整个14世纪和15世纪的大多数时期,还要2.3英亩甚至4英亩耕地才有1英亩牧场。在16世纪中叶,这个比率变为2英亩牧场对2英亩耕地,后来是2英亩牧场对1英亩耕地,直到最后达到了3英亩牧场对1英亩耕地这个适合的比率。”②以上经济情况说明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力量已相当强大,他们已经可以夺取政权。但因为农村中封建关系的存在和新贵族的守旧性,新打造的资产阶级政权不能不同封建权势作出肯定的妥协。
第二,夺不夺政权,取决于产品经济关系能否保持和进步。
产品经济的成长壮大,就是资产阶级生命的保障和延续。假如产品经济的进步得到了保证,那样,资产阶级则多安于近况。但在封建规范下,进步产品经济是同统治阶级的利益相违背的,他们不会放纵其进步,势必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采取手段加以妨碍和限制。但假如这部分妨碍限制紧急损害或削弱产品经济的进步,那样,资产阶级必然起来与封建阶级斗争。斗争可能在封建阶级可以容忍的范围发生,也可在不可以容忍的状况下发生。这要看资产阶级利益的需要程度。
通常来讲,当体现资产阶级根本利益的产品经济不可以进步和保持的时候,斗争就会进步到激烈对抗的地步,即争夺政权。又如英国,之所以在17世纪中叶爆发资产阶级革命,根本缘由就是产品经济的基础上形成的包括资产阶级、新贵族和手工业工人、农民的综合的革命力量起来反对封建专制。具体来看,第一,封建关系紧急妨碍了产品经济的进步:对国内捐献的封建义务;斯图亚特王朝增加租税,实行日用品专卖;国王同资产阶级的国外贸易角逐对手同西班牙联姻;封建行会规范对资产阶级的约束等等。第二,手工业工人和农民他们起来革命,除去遭到封建压迫以外,他们也是随产品经济进步而进步的,在资本主义关系下,他们能获得肯定的自由和经济上的解放。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反封建的斗争实质是由产品经济决定的几个阶级一同进行的。第三,反映和适应产品经济进步的“圈地运动”在革命前虽然规模已经非常大,但毕竟尚有相当多的土地还处在封建关系之中,需要得产品经济的进一步进步,需要继续改变封建土地关系。在圈地运动的第一个时期(15世纪末叶——17世纪40年代),圈地主如果由私人发动进行的。革命前,这种圈地遭到了来自有组织的权势——封建政权的阻抗。所以,圈地的再进行,须得依赖政权的支持。故,第二个时期(17世纪40年代——19世纪中叶)的圈地就是通过国家政权来进行的。如所谓“血腥立法”。所以,在主如果产品经济关系有哪些用途下,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走上了夺取政权的道路。
2、资本主义的政治运行体制领导最后导来自于产品经济的进步状况
政治运行体制是国家权力的行使过程与方法办法,它包括议会、政府、司法机关、社会政治团体之间的关系与活动内容。一个国家政治运行体制情况怎么样,显然受民族、宗教、政治意识、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与冲突,历史传统、经济状况等多方面原因的制约。在诸种原因中,常常地、起主导用途的是经济状况。由于政治权力说穿了是因为经济利益的获得所决定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运行体制就主要决定于其产品经济的进步情况。而政治运行体制表现出受产品经济进步制约的又主如果代议制,权力分立与制衡机制。
代议制是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规范的主要标志。它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的根本内容就是指由公民选派代表组成议会以决策国家大政,行使国家立法权和其他一些权力。资本主义的代议制在形式上源自古时候的等级代表会议,在事实上,却是产品经济关系的产物。大家如此立论的依据是:在封建社会中,不可能形成现代意义上的代议政治。封建社会经济的运转机制是自然经济。在此条件下,社会各阶级、阶层、集团处于相互隔离、封闭的环境中,互相之间缺少经济、政治、文化交往,大家之间并不追求政治联系,国家的统一与国家权力的行使要靠强制性的力量和由少数人或者大家心目中的圣人。君主的权威,也就是靠强权、专制独裁。在产品经济条件下,国内形成了统一的市场,经济关系密切,各区域的经济进步相互依靠,大家之间产生了一同的经济利益。为了维护自己和一同的经济利益,大家发生了政治交往,企求用政治力量达到经济目的。他们需要反映他们利益的国家权力机关来保护产品的生产、交往,保证市场角逐的自由。非常明显,专制集权在此状况下,是同以自由为特点的产品经济关系相矛盾的。这种权力机关,要反映他们的意志最好的形式自然是代表会议。所以,恩格斯讲:“代议制是以资产阶级在法律面前平等和法律承认自由角逐为基础的”。从历史上资产阶级代议政治的产生形成和进步,大家可以看清这个问题。
〈一〉代议政治随产品经济的产生而萌芽。
当产品经济关系在封建社会中产生时,新兴资产阶级便开始反对封建帝王的权力专断,需要推荐政治权力。不过那时,产品经济还较幼弱,资产阶级尚不可以同统治阶级对垒。他们只能借助我们的经济优势迫使统治者作出某些政治上的让步。等级代表会议也可以说是这种让步的一种表现。中世纪的英国、法国形成的等级代表会议便是典型。城市平民(新兴资产阶级)选派我们的代表参加会议,多少反映了他们的利益需要。
二〉代议制随产品经济关系的成熟而形成。
从严格的意义上讲,资本主义产品经济关系的成熟是在资产阶级起来夺取政权之时。这个时候,产品经济生产开始占据社会经济生活的重心,资产阶级的力量已进步到敢于同封建阶级对垒的地步。他们需要为自己服务的政治权力机关,以保证产品经济的进一步进步。至于这种机关为何要采取议会的形式,可以如此觉得:议会适应了资本主义自由角逐的经济基础。它对资本家之间的角逐采取“中立”态度,议会立法中的自由、平等、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反映了产品经济关系的本质。议会不但在决策上拟定有益于资产阶级的政策,而且不干预资本家之间的角逐,并可调解资本家集团之间的矛盾和纠纷。所以代议制成为资产阶级学会权力的最好形式。密尔就把代议制说成是“理想上最好的政府形式”。正由于这样,英、美、法、德、日等国家都先后确立了代议制。
〈三〉代议制随产品经济关系的进步变化而演变。
产品经济同代议制的这种关系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
第一,产品经济的进步成熟强化了代议政治的资产阶级性质。
很多资本主义国家确立代议制的初期,因为产品经济尚不发达,还残留着旧经济关系,故其代议制都多少遭到旧政治关系的影响。只不过因为产品经济生产发达之后,这种情况才渐渐消除。如英国代议制创设之初,其议会就并不是纯资产阶级组成,且上院议员不经过选举产生,由世袭贵族和上层教士把持,在立法活动中还起主要用途。日本和法国的议会也有类似状况。明治宪法颁布后,日本议会由两院组成。其贵族院也不由选举产生。而由“敕任议员”担任。这部分议员大多代表大军阀、大官僚、大财阀、大地主等特权阶层的利益,该院的权限也比众议院大。伴随资本主义产品经济关系的全方位进步,旧经济关系被彻底消除之后,代议政治也发生了变化。英国到20世纪初期才改变这种情况。日本则是在二次大战后才将两院的地位和用途倒过来。
2、伴随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由自由角逐过渡到垄断,代议政治也发生了变化。
少数垄断集团基本上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并向国家权力渗透。从而在政治上形成了集中和“垄断”。这种集中和垄断导致了议会地位和用途的减少。本来,议会和政府处于分立、平行的地位,权限也是分明的。但垄断集团出于自己利益的需要,削弱议会,加大了政府的权力。战后资本主义国家里广泛时尚的“委托立法”使议会的立法权大多转到了政府。这样的情况鲜明地显示出因为产品经济关系的变化带来的代议政治的变化。
权力分立、制衡机制也是资本主义国家政治运行体制的要紧内容。权力分开设立,相互制约最后的导源也在于产品经济,大家知晓,产品经济存在和进步的要紧条件是,产品生产者的独立、自由、平等、人权的保障。这部分条件的保证,需要运用政权并使之适应产品经济的进步。资产阶级作为产品生产的主持者,他们需要政治上对财产所有权、生产权、营运管理权作出保证,不期望政权被垄断、不期望政权干涉和破坏产品生产的秩序。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的自由角逐机制是政治上的权力分立,相互制衡的经济基础。三权分立最后就是为了保证产品生产者的地位、权力与在角逐中的平等机会。议会对政府的监督,实质是预防行政权滥用以致破坏正常的产品经济秩序。司法独立,一是反映了产品经济关系势必体目前肯定的法权关系中,法制维护主体的独立性;二是说明了产品经济关系所反映的法权关系抵触政权的侵犯,保证产品生产者之间的矛盾得到非政治方法的解决。
3、政治自由是产品经济进步的内在需要
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自由并不是资产阶级上台就确立了,而是因为经济上是什么原因致使政治变革后才渐渐健全起来的,常见是在19世纪开始形成到二战后完成。这里所谈经济上是什么原因就是产品经济的进步,其中,起主要用途的又是工业革命。也就是说,资产阶级虽然在17、18世纪取代了封建阶级的统治地位,但仍未达成政治自由。那样,为何政治自由在资本阶级革命过程中已经提出,而革命胜利后却没确立起来呢?重要在于两点:一是当时资产主义的产品经济还不发达。当时产品生产还处于工场手工业阶段,工商业资产阶级的力量相对弱小,占统治地位的是少数大土地贵族、大金筹资本家,他们把持国家经济和政治大权,并享有种种特权。故谈不上政治自由;二是争取政治自由的队伍尚弱小。一方面是自由资产阶级的弱小,另一方面是工人阶级队伍的弱小。
工人阶级也是随产品经济的进步而进步壮大的。早期工人阶级争取自己权力的斗争处于自发的不成熟阶段。如捣毁机器运动。只不过工业革命后,工人阶级才从自发斗争转向自为的斗争。在反对特权、需要平等自由、人权等方面,他们同自由资产阶级是一致的。而且,历史证明,自由资产阶级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是不是成功,非常大程度上决定于工人阶级的积极参加。从18 世纪开始到19世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开始和经过了工业革命。这一革命使工业资产阶级力量大增,同时也把他们拉上了国家政治生活的前台。资本主义产品经济的运行,主如果靠价值规律来调节的,它所表现出来的非常重要的特征是自由角逐,贸易自由和私有制财产权。新兴的工业资产阶级为了保障我们的利益,经济上需要打造统一的市场,在市场上每人有平等角逐机会;倡导实行等价交换、公平贸易,反对特权和垄断,觉得劳动权、财产权与管理权不容侵犯,每人都有选择职业的自由。显然,这部分都是工业革命用途于产品经济势必提出的。要达到这部分目的,对于在经济上非常有实力,在政治上又不起主导用途的工商业资产阶级来讲,需要获得政治权力。
因此,工商业资产阶级从需要经济自由进步到了需要政治自由。早期的政治自由是为了夺取政权而提出来的,当时是激励性质的,没现实的基础。到资产阶级革命后初期,就主如果反对特权,反对大土地贵族的政治垄断,反对政府干涉私人企业的活动与对特权阶层利益的保护决策。需要加大代议政治,在法律面前每人平等。后来,政治自由渐渐具体化,进步到包括公民参政决策,选举与被选举权,对公职职员的罢免,对政府的监督与公众享有新闻出版、言论、集会、结社自由权等方面。
总之,已经形成的产品经济经过工业革命的推进,愈加发达。因为这种发达,壮大了的资产阶级进一步争取政治上的权力——政治自由的力量。所以说,政治自由乃是产品经济进步的内在需要。
为了说明以上论点,就以资本主义进步较为典型的英国为例,来论证这一经济政治的变革过程。
大家都知道,17世纪的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是不彻底的,1688年革命正是资产阶级同地主贵族的妥协。这种由当时各种经济政治力量对比决定的妥协,给英国资本主义的进步带来了很多妨碍。新打造的政权代表着土地贵族和上层资产阶级的利益。贵族特权阶层实行于己有利的重商主义政策,采取限制进口、奖励出口、保护关税等手段,以达成“货币差额”和“贸易差额”。此时的重商主义事实上是特权阶层借助手中学会的政权实行的国家干预主义。英国政府1650——1663年颁布的一系列航海条例和下令禁止一些产品进口,大面积地提升产品进口税,直到19世纪初期国会颁行的限制小麦进口的“谷物条例”便是要紧表现。
英国的保护主义实质上是其资本主义产品经济处于低级阶段—一工场手工业的势必产物。生产力低,产品竞争优势差,自然要依赖政权保护。(当时英国的毛纺织品就角逐不过印度)但,保护一俟产品生产发达起来后,反而成了经济进步的障碍。尤其是在工业革命完成后,这样的情况就愈加明显。经过工业革命,英国工业的进步愈加依靠海外市场的扩大。到19世纪中叶,一半以上的工业品要靠在海外市场供应,而国内消费的大多数材料和粮食又要靠海外提供。在这种情况下,过去长期实行的保护政策就成了英国工业进步和对外贸易的障碍。因此,工业资产阶级为争取实行自由贸易政策同土地贵族,大垄断商人和金融贵族展开了激烈斗争。并逐步获得了胜利。1846年废除去“谷物条例”,随后又废止了维持近二百年的航海条例。英国开始转变为自由贸易的国家。
还在工业革命的进程中,英国工业资产阶级在争取自由贸易的同时,就在政治上同特权阶层展开了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非常明显,以“谷物条例”为主的特权阶层的保护主义政策,紧急妨碍了工业资产阶级最大限度地榨取剩余价值。没自由贸易,自由角逐,就没资本剥削的自由;不减少劳动力产品的价值(便宜劳动以便宜谷物为首要条件),资本家就没最大的价值。没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就没办法保证。工业革命引起了产品经济的进步,而产品经济的进一步进步,有待于经济平等,自由角逐的经济秩序的打造。打造新的经济秩序,第一和最重要的条件是政治自由和法制的保障。政治自由主如果选举和被选举权,参政议事权,对政府的监督权。核心是加大代议政治。工业资产阶级觉得,只须选举源于己的代表参政决策,便可推行自由主义政策,并打造适应新经济秩序的法制体系。在同特权阶层的斗争中,工业 “资产阶级飞速地获悉,只须议会学会在它的敌人手里,那末它废除谷物条例的所有努力都是无用的”。
所以,工业资产阶级同特权阶层的斗争就主要围绕着代议制进行。这个斗争在工业革命完成时的表现最为突出。工业革命后,英国出现了一些新兴工业城市和一些日益衰败的城市,这个时候选举规范仍然是沿袭旧的方法,因而导致了人口和议席分配的不平等现象。加上议员财产资格限制非常高,很多的中小资产阶级被拒于议会大门以外,这不可以不引起工业资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反对。故1830年英国展开了争取普选权的斗争。1832年实行选举改革,拟定了《人民代表法》、1867年又拟定了《选举改革法》,改变了议席分配的不合理情况,减少了选民的财产资格。1884年的人民代表法又使人数较前增多三倍。1918年通过的《人民代表选举法》,使妇女首次有条件地获得选举权。 1928年男女平等享有选举权。二次大战后,英国终于实行了普选制,其中,1832、1867、1888年颁布的改革法案大大扩大了国会下院的社会基础。下院的权力与日俱进,上院的权力则渐渐降低。在19世纪,上下院时起冲突,上院常能阻止若干法案的通过。直到1911年下院才获得决定性胜利。当时上院要否决下院通过的预算案,下院则不承认上院世袭贵族无此权力,并以增加元老进入上院相威胁,迫使上院通过了法案。随即,下院通过国会法,规定两院遇有争议时,下院有最后决定权。在英国,除去司法独立外,议政是合一的。在国会改革过程中,同时加大了议会对政府的控制。内阁首相由议会选出,对议会负责。所以,英国工业资产阶级最后获得了实质为“资本自由”的政治自由。


郑重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飞地经济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淮北生活网-百科知识题库,生活百科知识大全网站
返回顶部